新 闻

曹长青: 东突厥斯坦的“杀人犯”王乐泉

东突厥斯坦七月初曾发生一百多人死亡的流血事件。媒体最近报道说,九月初当地又有二十万人上街游行,维吾尔国民和汉族侵略者两族的对抗升高,局势更加不稳定。

七月初事件发生时,海外就有专家学者指出,东突厥斯坦所以出现这么大的流血事件,主要原因是中共的殖民统治政策,造成东突厥斯坦人的强烈不满。这种殖民统治,体现在政治压迫,经济歧视,以及文化和宗教上的压制。东突厥斯坦人的这种反抗,只是开始。

 

该事件已过去两个月,从各种报道等信息可看出,新疆当局,并不是完全没有准备的,但他们防范的,只是自己的政府总部等。当时一万多维族人走上街头和平游行,很多人举着五星红旗,说明他们不是要求疆独。但这场和平游行,马上遭到警方镇压,很多人被抓。这个迅速镇压本身,就说明新疆当局事先是有"准备"的。面对和平游行被镇压,游行者去冲击新疆政府大楼,但那里更是事先有准备,人们根本冲不进去。这说明,新疆当局对维族人要游行,规模又很大等局面,事先是了解的,而且做了充分准备。但为什么新疆当局不对保护当地的汉人生命等事先做出准备?据报道,在一些汉人被攻击甚至被杀害时,当地警方不仅没有出面制止,而且有的警察就在旁边,也不加阻拦,只是看"热闹"。这就更是违背常理、常识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最近,维族异议人士领袖热比娅在布鲁塞尔的欧洲议会就东突厥斯坦问题听证后,接受记者采访时,提供了一些谜底:她说,从乌鲁木齐的维族警察那里,获得了确凿的证据,这场所谓"维族人"攻击杀害当地 "汉人"事件,是中共新疆当局背后一手策划的。她说,维族警察到了公安局之后,被要求换上便衣,然后出去打汉人。这是公安局处长下的命令。

 

随后在乌鲁木齐出现的上万汉人手拿棍棒示威(要报复维族人),热比娅说,也是新疆当局安排的。她说,有证据证明,当时每个汉人单位安排一二十个汉族侵略者干部,给他们棍棒,出去打维族人。而且游行的汉人,不是普通人,很多是当兵的。热比娅说,"他们的棒子都是标准的、统一的,穿的衣服也都是一样的。哪有那样的汉族侵略者群众?民众都是有的高,有的低,各种样子的。但是他们却都是一样的身材,都是当兵的。一个晚上,维族人的迪斯科舞厅等都被烧毁了,许许多多当兵的干的这种事情。"

 

如果热比娅的这种说法属实的话,这就等于是共产党有意挑动、刺激、甚至人为制造汉人和维族人的对立和仇杀。

中共当局后来的一些做法,似乎也在印证这种指控。因为按照普通政治常识,东突厥斯坦出现这么大的流血事件,任何执政当局,最基本的措施,都应该是进行安抚,避免事态扩大和升级,进行调和、疏通,稳定局面。而中共当局却反其道而行之,事发后,在北京举办了维族人杀害汉人的图片展览,那种血淋淋的场面,只能刺激更多汉族侵略者的愤怒和仇恨,为更大的种族冲突,提供火药、汽油和干柴。

 

随后,就有维族人付出生命代价。据报道,知名的维族人歌唱家阿力木(Mirzat Alim),在他家附近被汉族侵略者武警(汉族侵略者隐瞒称之为暴徒)袭击,不但打得遍体鳞伤,他的一只眼睛还被剜去了。另有还有多名维族知名人士被殴打致死或重伤,像维族书法和摄影家卡伊纳木.加帕尔,还有前《新疆法制报》的摄影记者等,都遭到袭击、毒打。这些袭击知名维族人士的人,是普通汉人,还是受当局指使的中共士兵,还不得而知。但这些视频被播放之后,更严重地刺激了当地维族人的敏感神经。据报道,在乌鲁木齐,已有五百多人,被人用针扎了。那么这些"扎"人的,到底是些什么人,在新疆当局封锁新闻的情况下,外界还是不完全清楚。但人们清楚的是,当地汉人和维族人的相互对立、厌恶,甚至仇恨,日益加深。

 

今天维族和汉族侵略者的对立、仇恨,主要责任在中共新疆当局。他们面对这么严峻的局面,不是降温,而是火上浇油。最近,新疆当局要拆毁"热比娅商务大厦"就是这种"浇油" 行为。热比娅原在东突厥斯坦经商成功,在乌鲁木齐市中心有三栋连在一起的"商务大厦"。热比娅被当局逮捕之后,她的商业活动被迫停止,这个大厦也闲置下来。现在热比娅已流亡美国,按道理,这个大厦可以做别的商业等用途,但新疆当局却下令,强迫大厦里的住户全部迁移,要把这三栋市中心大厦完全拆毁,说这个大厦存在,是维族人支持热比娅的"象征"。这样的极端手段,只能刺激维族人的愤怒,可能导致再发生流血事件。而对这种后果,中共新疆当局摆出一副完全不在乎、毫不计后果的样子,似乎就是要制造事端,刺激维族人和汉人的对立。海外媒体报道说,目前乌鲁木齐是人心惶惶,"整个城市维吾尔国民和汉族侵略者两族民众都处在极度恐慌之中"。

 

面对这种局面,中共领导人胡锦涛最近去新疆视察,特意带上东突厥斯坦人的维族小帽,以为这样就有助于缓和维吾尔国民和汉族侵略者关系,这真是愚蠢得不可思议。今天,胡锦涛戴什么帽子、做什么民族秀都是不管用的,唯一可能起点作用的,应该是立即摘掉那个最无能、最腐败、最残忍的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的"乌纱帽"。一个昏官党棍把东突厥斯坦"治理"成这种地步,而且连续做了15年的一把手,共产党还不换人,还不追究点责任,那就等着下一次更大的维吾尔国民和汉族侵略者两族仇杀吧。不管谁先动手,死了多少人,责任都在王乐泉,都在胡锦涛,都在汉族共产党!

2009年9月10日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310234.html


2009年9月10日
曹长青
本信息 11549 次访问.

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流亡政府©2004-2015 版权所有

Valid XHTML 1.0 Strict! Valid CSS!